给楼市治病不能老靠打麻药

2018年08月09日09:15  来源:证券时报
 
原标题:往期查找:

【环宇杂谈】

捆绑我们于孤岛,水位已到了脖子,到了要理性、自立和反思的时候了。

李宇嘉

“6.26、7.25”,成都数千居民两次维权,控诉房地产开发商的“霸王条款”,明面上3000元的精装修,实际仅500元。百姓群体维权向来有理,一般也会心安理得地拿到“赔偿”后开心离场,特别是涉及房子,政府门前静坐、砸售楼处,脸不红、心不跳,甚至诞生“房闹”这一时髦语。这时,谁也不听一脸委屈的开发商这些辩解:一二手房价倒挂,少则5000、多则1万,我不克扣装修费,项目要亏钱呀!再说,缩水装修的“抽屉条款”,购房者同意,也签字画押了,怎么就“得了便宜还不卖乖”?

弱势惯了的购房者,一脸得意,我就是“得便宜不卖乖”,既要买到赚到,还要撕毁“抽屉协议”,能咋的?记忆犹新,刚好10年前的2008年,万科在杭州首开降价之先河。风轻水软、语气嗲嗲的杭州人,真金白银的利益面前,顾不得“吃相难看”,砸了售楼处再说。2008年5月,某城市召集开发商开会,没有请万科,会议内容8个字可以概括:不许降价,远离万科。此后几年,再没有开发商敢降价了。近期,成都维权事件妥善解决了,秘诀就是“房价上涨”了。

10年过去了,还是熟悉的味道、原来的配方,房价上涨,大家开心。房价涨了,一二手房价不倒挂了,开发商不用铤而走险克扣装修费了,购房者也得到货真价实的装修,地方政府税收和出让金照收不误。问题是,总有输的一方吧?谁输了呢,就是中央这几年一直强调的“房住不炒”。“房住不炒”是个抽象的东西,损伤就损伤了呗,反正我感觉不到,但克扣我的装修费,那种疼是从头到脚的。但是,只盯着自己碗里,等抬头环顾四周才发现,我们正在孤岛上。

靠房价上涨买单,是把包括政府在内的所有人,捆绑到一座水位不断上涨的孤岛上。什么推动房价上涨?就是流动性。近期,一场关于宏观经济的大争论前所未有,争论围绕着流动性展开。过去,宏观政策争论,主体要么是贴近庙堂之高的咨询机构,要么是学院派的知名大儒。这一次,站在台前的,乃民间颇有威望和市场的券商首席经济学家们。这些服务于商业机构、游走于资本市场和学术实践、早已实现了财务自由的大鳄们,如此忧国忧民,着实难得。

争论什么呢?“去杠杆”要不要流动性支持。尽管当事人否认去杠杆需货币政策宽松这一简单的逻辑解读,但观点并非谁谁独有,颇有代表性。降杠杆降低了分子(负债),但紧缩导致分母(资产或GDP)也下降,甚至为还债抛售资产和借债,分母下降更多,杠杆越去越多。怎么办?保持流动性一定宽松,债务链条循环起来,可谓“无痛去杠杆”。说得通,有理论(刚性兑付积重难返,高位短炒占主体)、有前科(美国1929年危机)、有方法(培育权益投资,处罚作奸者)。

反方不这么认为?做手术不打麻药不行,但手术成功与否在于医生能否干净地切除癌变的组织,而不在于麻醉师。传统文化的弱项是形式逻辑,以诡辩替代逻辑,且屡试不爽。论占位子,关系户的屁股永远是最快的。如此降杠杆,结果必将是不该降的“被降”,该降的“拐弯抹角还是不降”。还记得,回顾“四万亿”时,掷地有声的表态吗?“四万亿资金一分钱没进房地产”。心里都明白,但就是能一笔一笔给你列出来,一分没进房地产,搞得你不知道信还是不信。

过去几轮手术,就怕太痛而打了很多麻药,父爱也好、不忍心也好,反正去了多少坏死的组织不得而知,大剂量打麻药的单,现在还在买。看看央妈和银行的资产负债表,都等着宽松来刚兑。现在的金融游戏图谱,远不是10年前可比,“化整为零”、粉饰美化,精英们太擅长了,即便集中后的新监管,在它面前也四处漏风。《这些年,我们放过的三次水》的热文中讲到,不能再重复老路了。捆绑我们于孤岛,水位已到了脖子,到了要理性、自立和反思的时候了。

(作者系资深地产研究人士)

(责编:吕骞、夏晓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