银行理财产品净值化转型困难重重

程维妙

2018年04月23日09:45  来源:北京商报
 

  2017年底出炉的资管新规征求意见稿给刚兑下了死命令,去刚兑的大幕正式拉开。不过,体量已达30万亿元的银行理财也遇到“大船难掉头”的困窘,投资者凭信任购买理财的习惯,让银行在打破刚兑方面遇到极大阻力。

  理财转型进入“快车道”

  伴随资管新规落地进入倒计时,银行开放净值型理财的占比逐渐走高。上海银行4月19日发布的2017年财报显示,该行2017年开放式产品余额占比同比大幅提升21个百分点至44%,同时调整产品期限结构,加大非保本中长期限产品发行力度,截至报告期末,非保本中长期限产品占比达34%。

  据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,在此之前已发布2017年财报的不少银行,也做出了类似表态或直接列出增长数据。例如招商银行2017年末净值型产品余额1.66万亿元,较上年末增长5.5%,占理财产品余额的比重为75.81%,占比较上年末提高2.93个百分点;宁波银行开放型和净值型产品规模1461亿元,较年初增长32.3%,占比约60%;中信银行开放式产品和净值型产品规模总占比超过62%。

  规模增长的背后,必然是产品发行量的加大。中信银行称,推出每周开放的净值型理财产品;招商银行则是“新创设产品一律以净值型产品形态发行”;农业银行表示,推出新客户新资金专享产品、多次派息期次产品、结构化及外币固定频率起息产品等新产品,加快理财产品净值化转型。

  与开放净值型理财相反的是,保本型理财在逐步萎缩。建设银行2017年理财产品余额2.09万亿元,其中保本理财产品余额3544.36亿元,占比17%;中国银行理财产品规模达到1.52万亿元,其中保本理财3582亿元,占比23.63%。

  期待去刚兑已久

  所谓理财产品净值化,就是不给理财产品定预期收益率,而是像基金那样按净值申购、赎回,不再保证客户的收益。换句话说,也就是打破刚性兑付。

  这其实早已是不少业内人士的愿景。从银行年报可以看到,每家银行每年发行的理财产品基本都在数千只,规模上万亿元,“如此巨大的体量,又需要保持相对稳定的收益率,这意味着市场中要有足够规模且价格波动不大的投资标的才可以,但受经济周期、区域环境变化等影响,能长期保持稳定很难”。一位国有银行人士表示。

  多数银行此前遇到兑付危机,选择的都是自掏腰包补齐。例如2012年一家股份制银行理财出现兑付问题,投资者聚集到银行门口讨说法,最终以该行用自有资金兑付告终;2016年底低迷的债市也一度让部分银行理财产品出现亏损,有些银行动用利润填补亏空,投资者并未察觉异样,但相关银行员工的年终奖缩水明显。

  长期下来,刚兑加剧了市场道德风险,也倒逼金融机构去加杠杆、加久期、加风险等。过往也有多项文件在不断强调要打破理财产品刚兑,但在各项文件中一直没有具体规定。直到2017年11月,央行等五部委联合发布了横跨各类金融机构的资管新规征求意见稿,首次完整明确刚兑的定义和对刚兑的处罚,要求金融机构对资管产品实行净值化管理,及时反映基础资产的收益和风险,让投资者明晰风险,并明确“金融管理部门对刚性兑付行为采取相应的处罚措施”。

  今年3月下旬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,资管新规获通过,意味着离落地再近一步。作为资管产品中占比最大的银行理财,开放净值化转型也成为必然趋势。普益标准研究员魏骥遥预计,随着监管要求的明确,未来极有可能90%以上的银行理财产品将转型为净值型产品。

  净值化转型之困

  银行对此不无信心。以3万亿元规模理财位居同业第一的工行,该行行长谷澍在2017年业绩发布会上表示,资管新规出台后不会受到大冲击,将打造净值型产品体系,不断做好非标转标研究,同时在风控方面不断简化产品体系,减少嵌套,使得产品穿透性更好。

  但也有业内人士指出,目前在实际操作层面上,大多数产品还是伪净值型产品,采用的成本摊余法估值,即由资产收益平均摊至每日,会导致产品净值均匀变动,可无法真正暴露基础资产风险特征。

  这样做一定程度还是源于投资者的压力,不少分析都指出,银行理财产品真正“净值化”最大的困难仍然是转变投资者思维。金融业资深观察人士、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表示,从投资者角度来说,观念的扭转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。从银行的角度来说,对投资者做到充分的信息披露和对应的风险匹配告知,短期难度也是很大的,有大量的工作要做,而同期业务还不能耽搁太多,其中均衡就是过渡期需要解决的大问题。

  “真正的投资者教育是在实践中形成的,而非表面形式所能替代,过渡期需要相对平稳又要让部分风险真实暴露出来,这也需要各金融机构不断努力,理论上大机构的抗压能力更强,更有能力发展更大范围波动的产品,但如果没把握好度,在网络时代也会对对应公司商誉造成重大影响。”廖鹤凯说道。

  在鸿坤财富总经理陈永旗看来,刚兑打破对整个行业健康发展非常好,不过由于长期以来刚兑的保护,投资者对风险的认识程度和接受水平不尽相同。陈永旗表示,打破刚兑一定要进行客户分级,“例如一个可投资资产只有100万元的客户就不太适合做高风险的产品;又如从投资时长来看,当我们进行一个股权投资产品,它时间可能是五年、十年的,就可能适合可投资资产在100万元以上的客户群体”。综合而言,没有进行客户分级就很难进行产品的推荐。

(责编:吕骞、夏晓伦)